全年平码生肖|怎么看平码走势图
[羅大佑]首頁/精彩樂評/一個人的心路歷程:從80至2000
w w w . L u o D a y o u . n e t

 











80

2000


/
b
r
i
d
g
e

 

我很少把戀曲80、90和2000一塊兒聽,因為它們不在1張唱片上。

前天我聽了一張大佑的MP3(當然我仍然執著或者說有點阿Q的認為盜版CD或MP3的質量比正版差多了),才發現大佑在演繹這3首不同時期的代表作時的心態差別。

竊以為流行音樂這東西之所以流行,在于演唱者(包括蹩腳的和業余的)可以陶醉在里面并通過歌聲真實的表達出內心里的高尚的或是齷齪的,浪漫的或是情色的,大丈夫的或是小女子的,樂呵呵的或是傻乎乎的,憂國憂民的或是玩世不恭的,無病呻吟的或是有感而發的那些不可名狀的情感。而象大佑這樣的性情中人,更是不大容易在唱歌時把自己藏在面具后面的。

公元1982年,大佑整個一個熱血青年,意氣風發(也可以說得志張狂)。以大佑的教育程度和水準,當然不會(至少在演唱時不會)刻意扮酷,不過內心的狂熱和躁動是克制不了的。當大佑聽似平靜的唱出“你曾經對我說”時,可能所有年齡層的人都覺得這是一個飽受內心痛苦的聲音,但如果你仔細的聽第2句,就可能會覺得前面一句的演繹有點“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味道。等到了下面,“你不屬于我”,已經幾乎完全是一個職業的、新出道的pop歌手在routine般的演唱了。客觀的說,80曾經是,現在也幾乎是我最喜歡的大佑的歌。但隨著我年齡的增長,我可能已經逐漸遠離了“少年不識愁滋味”的年代了。

到了1988年,大佑唱90的時候,大概是的確歷經了一段(或者幾段)感情波折,他在演繹時已經能夠比較冷靜的控制情緒了,即使“蒼茫茫的天涯路”這些按照一般理解應該是體現比較傷感情緒的歌詞,大佑也唱得相對平和。不過,到了“或許明日太陽西下”,大佑終于還是克制不住使用了他那特有的,略帶哭音的嗓音,同時也發泄了他的似乎是壓抑了很久的emotion。從另一個角度說,大佑前面的那些平和,終究還是有些做秀的成分。當然,雖然很多人說,這首歌是商業作品,但我想,大佑既然為其命名為戀曲90,就絕不會不負責任的來演唱它。

到了94年大佑的心態真的變得平穩,大概人生的成功失敗喜怒哀怨都經歷得太多了吧。在2000中你已經很難找到連續2句被大佑用煽情的嗓音來演繹。偶爾會有個半句一句體現出傷感,比如“讓這戀曲有這種說法”,也是非常非常自然的感情流露。不僅旋律和唱法如此,甚至連歌詞也是平和,平和,平和。對大多數人來說可能很悲愴痛苦的情感,就這樣被貌似平淡的演繹著。就我的感覺,整個歌曲完完全全是平和的,完完全全是一種欲說還休的味道。當然,在這種平和后面,你依然可以感到那份特別的、抑制不住的熱烈。

對比80、90和2000,可以看出一個男人的心路歷程,他整整用了12年才完完全全從生理上的成熟達到精神上的成熟。但這種成熟對于他將來的創作動力,對于忠實的聽眾,究竟是不是好消息呢?我想不論年齡多大,我,一個普通的大佑fun,都不會失去內心里的熱望和達觀,即使可能不再有熟悉的笑容和狂熱的夢。大佑也不會的,一定不會的。

全年平码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