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平码生肖|怎么看平码走势图
發新話題
打印

[公告]14日15時羅大佑將作客新浪嘉賓聊天室

[公告]14日15時羅大佑將作客新浪嘉賓聊天室

  新浪娛樂訊 14日15時羅大佑將作客新浪嘉賓聊天室,與網友一起聊聊已經啟動的百事音樂風云榜。請在 http://comment.news.sina.com.cn/cgi-bin/comment/comment.cgi?channel=yl&newsid=28-3-625077 留下您的問題,幸運的話您的問題將得到解答。

TOP

即時聊天實錄

   主持人 : 各位網友大家好,

   羅大佑 : 大家好。

   主持人 : 我們先講你到北京帶來的新專輯,先從我們的專輯聊起。

   羅大佑 : 其實最主要是回到北京來,三年多以前一年半以前,因為在北京住過一段時間,因為發生了很多的變化,帶一張新的專輯和大家見面是非常開心的事情。

   主持人 : 您有兩年多沒有到北京嗎?

   羅大佑 : 中間有來過,去年生日在北京過的。

   主持人 : 在哪里。

   羅大佑 : 在南三里屯。

   主持人 : 那邊有好多小酒吧,有很多小演出,很小,大家擠在一起,特別好。我們說一下這次的《美麗島》專輯吧。

   羅大佑 : 這是我個人在七八年來,自己寫過30多首歌面挑出來的14首歌,記錄了七八年來我自己的整個變化,我觀察的世界變化,大佑在臺灣的變化,中間經過伊拉克戰爭,又有現在的海嘯,世界不一樣了,希望在新的一年里有一個新的開始。

   主持人 : 您在這個時候選擇發新專輯也是希望大家有一個正確的想法,對吧。

   羅大佑 : 對,因為像海嘯這種自然災害,已經奪走了十幾萬人的生命,讓人們感受到人是活在希望里面的,在這個時代里,在這樣的環境下發這張唱片,感覺時間上蠻配的。

   主持人 : 我看到專輯的封面有一點點希望的感覺,這個封面好象有一個大地,上面開起一個小花,這個設計你參與了嗎?

   羅大佑 : 我沒有參與,我不參與企劃人員的想法,我在音樂里面的空間夠大了,應該讓專業人員把他的想法發揚出來,這個是一種空間加空間的方式,使創作本身,連封面,加上他們對世界的觀感都可以融在里面,我自己沒有參與。

   主持人 : 而且說到這張《美麗島》,距離上張專輯已經距離十年了,您這十年具體在做一些什么,為什么沒有讓喜歡你的歌迷,為什么沒有像很多歌手一樣一年出一個專輯。

   羅大佑 : 第一個我不是經常出專輯的,像《愛人同志》,做音樂也是對自己生命的一些觀察,一些情感,放在歌里面去,等到成熟的時候再奉獻出來。

   主持人 : 我很多時候包括和一些創作型的歌手,和一些制作人聊天,他們說音樂是從生活中來的。

   羅大佑 : 對,您自己的生活沒有一些階段性的改變的時候,歌曲是沒有實質改變的。

   主持人 : 您的歌曲中明顯的例子有哪些?

   羅大佑 : 如果這張唱片,是《伴侶》《美麗島》,《林間溫泉》《時光在慢慢消逝》這幾首歌,98年我在紐約的演唱中心做了一個演唱會,911發生以后,這幾首歌比較代表我的階段性的一些想法。

   主持人 : 我覺得今天跟您在一起聊天,我覺得是特別難得的機會,我不知道您平時大部分的時間是自己考慮一些問題嗎?

   羅大佑 : 我是絕對喜歡思考的人,我花在工作上最多的就是胡思亂想,當然也不是亂想,是思考,想想人跟人之間的情感是有什么樣的結構的,把他拼湊起來,連接在一起,我的創作其實就是用情感來表達,用音樂來表達情感,怎么樣用音符連接人和人之間的關系,這是我做的最多的事情。

   主持人 : 考慮的問題都會是很大的,是嗎?

   羅大佑 : 不見得,也有兒女私情。有男人就有女人,有女人就有男人,是要在一起的嘛。

   主持人 : 我聽說那首《伴侶》,當初好象是想送給一對朋友?

   羅大佑 : 沒錯,前年“SARS”的時候,我出席一個朋友結婚30周年,在一個酒吧里只有我們三個,他們結婚30周年,從來沒有吵過架,他們沒有小孩子,我在想,這太難得了,人跟人之間也是一樣的關系,比如說我們都是“SARS”的幸存者,多少醫護人員在“SARS”里面犧牲了生命,我們剩下的這些人應該為旁邊的人做一些事情,我就寫了《伴侶》這首歌,最后一句是守望堅持與患難,堅持到底,也一些患難,你能夠挺下來就要為一些人做一些事情。

   主持人 : 您覺得自己想用音樂來描寫這件事情的話,是不是這件事情必須一定要像海嘯,或者像“SARS”這種足夠大才可以。

   羅大佑 : 不見得,有時候是一種想法,比如《時光在慢慢消逝》這首歌,這些年很多人身上都有蠻嚴重的歸宿感的問題,這個世界在起一個前所未有的變化,911和美伊戰爭是其中一個,時間和空間是在產生很大的變化,我們對人開始有一個新的定義,對人生開始有一個新的定義,比如戰爭是不能再有了,任何一個小地區,小國家的戰爭都可能引起全世界都卷進去,美國打伊拉克這個事情就是這樣,人和人正在起一個心靈的革命,一種文藝復興運動,就是和平是所有人的責任。

   主持人 : 所有您就寫了《時光正在慢慢消逝》,我看到這首歌名的時候,像這個歌名,您有沒有在寫的時候會考慮到像這情況在自己身上的一些表現?

   羅大佑 : 藝術家是一種敏感的動物,假如我們做創作,有一些人喜歡我們的歌,倒不如說我們有一些敏感度,和一般人用眼光看世界是不一樣的,才產生一個創作的空間出來,大家聽你的歌的時候,會對世界有一個新的認識,就怎么樣使自己的敏感在音樂中表現出來。

   主持人 : 有一些網友做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統計,您好象是從74年入行的,2004年正好是30年,30年間幾乎每十年就會做一點點淡出,然后重新帶來專輯出來,為什么有這個變化呢?

   羅大佑 : 因為創作需要時間,一個畫家開畫展的時候,也一定是經歷他生命的一個提升,包括一些遭遇,他才能有新的畫風,我沒有辦法像有些歌手,一年出一張唱片,那是扼殺創作的一個最好的方式。你告訴他說一定要一個月寫一首歌,或者幾首歌,每年出一張唱片,他就沒有創意了。他就變成一個公式化了。

   主持人 : 您會不會擔心這張專輯和上張專輯間隔十年,你會不會擔心喜歡你的歌迷會流失。

   羅大佑 : 如果擔心就不會這么做了。

   主持人 : 所以完全不擔心。

   羅大佑 : 音樂是一種尋找新的刺激,才能結識一些新的朋友,所以不斷會有舊的一些聽眾流失,但也會有一些新的聽眾會進來。

   主持人 : 您會和您的歌迷交成和朋友嗎?

   羅大佑 : 少一點。

   主持人 : 就是也有這樣的例子。

   羅大佑 : 有。比如說有個歌迷,他在景德鎮,他從我一幅雕像,是瓷器雕過來的,把我父親燒成一個,用碟子燒成的瓷器,一直放在我的桌子上,但是去年他在一個車禍里面喪生了,他是一個最大的記憶。

   主持人 : 很多喜歡您的歌的歌迷,如果見到的話他們和您聊一些什么樣的話題。

   羅大佑 : 通常都是以音樂為主,通常是以歌引發了一些興趣,也引發了對一些事情的觀察點。

   主持人 : 您覺得在歌壇這30年,心態上肯定有變化的?

   羅大佑 : 肯定的。

   主持人 : 表現在哪些方面?

   羅大佑 : 這些變化,世界的變化可能更大一點,70年代有越戰,有文革,80年代有校園歌曲,開始了一連串的,我們在找自己的創作,90年代到了一個用閩南話寫歌,電子樂器,科技慢慢地升級,我想科技改變了人的一生,很大的程度上改變了人的生活。

TOP

續上

   主持人 : 您應該是在創作的過程中是屬于會對整個世界的大環境的事情比較關心,還是對歌壇的曲風上的變化比較關心。

   羅大佑 : 我相信一些大環境的思考會反應到音樂,旋律,歌詞,編曲的因素里。

   網友:之前,我看到有一些媒體上是這樣寫的,說您對音樂教父這個稱號不太認同。

   羅大佑 : 不是不認同,是太久,沒有創意。叫了起碼有十年了,我不能忍受一個東西十年沒變。

   主持人 : 這個稱呼是怎么來的

   羅大佑 : 我不知道,這個稱呼都不是我想的,比如黑色旋風,年輕人的代言人,那是80年代,在臺北的時候,突然間有一天叫音樂教父了。

   主持人 : 當時聽到這個稱呼的時候,有沒有嚇一跳。

   羅大佑 : 我覺得不敢不敢,壓力很大,那天我在上海,林海問我一個問題,說假如有人問你,要稱呼人男人,音樂人,或是藝術家,或是音樂教父,或是歌手,你喜歡哪個。我說就男人吧,男人就是男人,男人要吸引女人,就是男人。

   主持人 : 以您現在這個心態,或者做音樂的態度,或者不講音樂教父,您覺得一個什么稱呼。

   羅大佑 : 就叫羅大佑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也沒有太大的壓力。

   主持人 : 周華健那說希望大家拿我當新人看,您怎么認為。

   羅大佑 : 新人不敢講,出了一張新專輯,一定有一個新的展現,我父親過失,他的影響在我身上產生很大的動力,我是一個沒有小孩子的人,我就把我自己的歌曲當做我的小孩子。

   主持人 : 您比較喜歡在音樂制作整個過程中最享受那個部分?

   羅大佑 : 編曲跟在錄音室里面彈奏音樂的時候,那是我最喜歡的。

   主持人 : 為什么會是這個。

   羅大佑 : 你是在做音樂,是發生的時候。

   主持人 : 創作的時候也有啊?

   羅大佑 : 因為您沒有創作過你不知道創作有多苦,年輕人?創作的過程其實是一個掙扎,歌詞也需要創作,旋律,對得上來對不上來,中國字里面有四聲,加一個輕聲五聲,一定要唱出來讓音樂到位,如果是不到位我就不能把歌詞放進去,所以我寧可彈一個吉他,或者談鋼琴,在里面找一些節奏,聽著音樂彈奏出來,再倒回去,我喜歡在錄音室里唱歌。

   主持人 : 剛剛您說的這個,我真的寫過歌詞。

   羅大佑 : 您寫過,您寫得很輕松嗎?

   主持人 : 就是反復想我這個地方這個詞要不要換一下,那個地方的感覺要不要換一下,會來回換。

   羅大佑 : 這個很好,但是不夠享受,我們彈音樂的時候,一邊彈一邊唱是最享受的,音樂是拿來享受人生的,讓你傾訴一些感情,孔子講詩可以心觀其愿。

   主持人 : 但是我會不一樣,我想知道你是比較喜歡,我覺得應該是喜歡那種描述性的文字寫歌詞的。

   羅大佑 : 不見得,像《童年》這首歌詞用了很多名詞,有池塘邊,有樹梢,有知了,有蝴蝶,黑板上老師的粉筆還在唧唧喳喳寫個不停,等待著下課,等待著放學,這都是名詞。

   主持人 : 比如我平時我也喜歡寫一些歌。

   羅大佑 : 文藝青年對不?

   主持人 : 其實現在有一些小叛逆青年。

   羅大佑 : 也不是叛逆,我們年輕的時候能量大,總有一些叛逆,就是對目前的狀態不滿意。

   主持人 : 而且叛逆好象每個人都有。

   羅大佑 : 到你有一天要自己養活自己,有工作壓力,有同事間競爭的時候,慢慢就變成另外一種,您是不是真正的叛逆者,是可以看出來的。    主持人 : 就像我媽媽跟我說,孩子叛逆大部分是因為那個時候沒有正經事做。

   羅大佑 : 對,生活得太規矩,早上幾點起來上課,放學,幾點鐘要上樓睡覺。

   主持人 : 就感覺用一個紙盒子方方正正地裝起來,他總想捅破。

   羅大佑 : 年輕人的叛逆是跟他認識能量的強度的判斷,這個叛逆要在適當的范圍是好的。

   主持人 : 您在那個時候比較叛逆心理的,有做過什么特別夸張的事情沒有?

   羅大佑 : 做夸張的事情,還有夸張的游戲,一定要在環境的許可下做出一些事情,當然是可以容忍的,比如寫一些歌,有一些歌誰不是對社會不太負責任一點,當然通過時間的考驗是沒有問題的。

   主持人 : 除了寫歌以外,其他的還有嗎?

   羅大佑 : 不多,音樂是我最主要的方式。

   主持人 : 我想起好象之前我看到資料上說在一個發布會上有人問您,比如說成熟的女人,你要覺得有好感,還是年輕的女孩子有好感。

   羅大佑 : 那是成熟的女人,她的人生觀,價值觀,她的韻味,叫風韻嘛,是存在她的心理深處,要經過長期的相處才感受到的,而不是一見鐘情的。

   主持人 : 就像我之前寫過一個文字就是說我看到一個人的側面,但我覺得那個人的側面會一直記在我的腦子里,我會愛上這個側面,但是我其實沒有見過這個人。你有沒有這個感覺。您會因為這個寫上一首歌嗎?

   羅大佑 : 當然了。

   主持人 : 發表過嗎?

   羅大佑 : 不過還是要到兩個人有實際接觸才真正去寫。

   主持人 : 如果不認識應該不會吧。

   羅大佑 : 不會。

   主持人 : 還有什么例子,比如那首歌當時有什么背景?

   羅大佑 : 如果是歌的話,這張新專輯每首歌都有背景,林間溫泉是在寫一種人跟社會經過創傷以后,怎么治療他自己,我相信沒有人可以幫助醫療你自己,身上有傷口以后,手術也有傷口,其實是病人自己的傷口,醫生只是讓你的傷口少發炎一點,你的自己身體戰勝了這個傷口,幫他愈合,我們幫人提供一個好的環境,讓他在太辛苦的環境工作以后,讓他得到舒緩,以前做過醫生,現在做音樂,這是我最喜歡做的事情。    主持人 : 您以往走的路里面,有沒有碰到傷口愈合起來特別困難的事。

   羅大佑 : 當然有,作為一個作曲家,你就得不愈合自己的傷口,你不斷在重生,你才能找一些新的觀點寫歌,這是創意。

   主持人 : 您是撫慰自己的傷口同時幫別人愈合傷口,最后覺得最難愈合的傷口是什么類型的。

   羅大佑 : 大的像海嘯這個事情,“SARS”這個事情,假如這個海嘯完了以后,會有新的傳染病來的話,我們會去幫助別人,我不是一個唱高調的,所以人是一個共存的環境里,這是最難的,因為需要很多人的幫助,可是一般人沒有了解那個世界里面的一種,你必須讓人家覺得你是多管閑事的情況下一種使命。

   主持人 : 有的時候生活中很多人不會想得這么深,您這個性格是從小就有還是…?

   羅大佑 : 我長大以后才有的。我做了一生才有的。做醫生做了兩年。

   主持人 : 所以這個時候就覺得有太多的弱者需要我們幫助。

   羅大佑 : 對,就像海嘯,十幾萬人生命的消失,很可怕。

   主持人 : 那個數字,一直在看,沒有具體看。

   羅大佑 : 只會多,不會少,還會有很多沒有出現的,失蹤的,瑞典就失蹤三千人,到哪里去了,到現在也沒有找到。

   主持人 : 比如說做醫生的那段時間,您是做什么類型醫生?

   羅大佑 : 放射科。

   主持人 : 應該不會有太嚴重病人病人。

   羅大佑 : 都是很嚴重的病人才來照X光。你怎么這么笨。

   主持人 : 我不是醫生嘛。

   羅大佑 : 急診室一進來,車禍進來,馬上照X光,看一下有沒有內出血,很嚴重的,不是健康檢查的。

   主持人 : 最后一點時間我們聊一下我們的第五屆百事音樂風云榜頒獎盛典,您好象是參加我們第一屆和第三屆,當時的印象還有嗎,可能第三屆近一點。

   羅大佑 : 對,那屆是和崔健一起頒的,我認為搖滾音樂里面,本身搖滾音樂是很健康的,搖滾也是音樂,我不認為搖滾是叛逆一點的,被放到一邊,任何音樂只要是人心里的產物的話應該都是被任何人接受的,被任何獎項可以接受的,這樣這個樂壇才會更豐盛。

   主持人 : 我記得那年陶子讓您和您的歌迷還擁抱一下。那您覺得周杰倫的感覺是怎么樣的?    羅大佑 : 他是和羅大佑是完全兩樣的,新的一代自然有新的創作出來,會產生一些新的聽眾,這是好事情。    主持人 : 2004年樂壇有兩個,一個是新人比較多,您比較有印象的新人有嗎?

   羅大佑 : 刀郎算是印象深刻一點,我想他音樂里有一種,因為我們都面臨一種歸屬感的一個情況,當然音樂里也有這種情感在里面,其他就沒有太多印象了?

   主持人 : 現在的華語唱片市場競爭很激烈,在這個大環境里一個新人要唱片賣得不錯,要具備什么素質。

   羅大佑 : 最簡單是不可取代,不管你的歌聲,你的造型不能取代,你的音樂的機能,你的跳舞的機能,或者你投入的資金,五千萬人民幣,這個不可取代,你一定要有不可取代這四個字。

   主持人 : 我想像這張《美麗島》專輯,您自己希望在我們的頒獎盛典上今年拿什么獎嗎?

   羅大佑 : 沒有,這張唱片絕對不是要拿第幾名而做的,就是代表我自己的經歷,我情愿什么獎不拿,可能十年以后有一些聽眾還放在書桌上就夠了。

   主持人 : 您是想通過自己的專輯把自己表達給大家就好了。

   羅大佑 : 對,因為這是生命在尋求另外一些生命的問題,我現在已經50歲臨近了,我更有義務,在50歲還有生命力的,還可以創作。

   主持人 : 最后我想說一句,我覺得肯定網上很多朋友像我一樣的想法,雖然我們現在剛剛聽到《美麗島》這張專輯不久,我希望下張專輯不要再等十年,希望早一點新到羅大佑老師下一張專輯出來,有更多的東西和我們分享。

   羅大佑 : 希望兩年之后可以做出來。

   主持人 : 就不用等十年了,從一個20剛出道的小伙子變成一個中年人。最后非常感謝羅大佑來到我們第五屆百事音樂風云榜頒獎盛典以及新浪嘉賓聊天室和大家聊天,謝謝!

TOP

新浪聊天的視頻網址

mms://nv.sina.com.cn/vl/2005/01/14503265.wmv

請用 FlashGet 或 NetTransport 等工具軟件下載觀看。

TOP

發新話題
全年平码生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