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平码生肖|怎么看平码走势图
[羅大佑]首頁/精彩樂評/我們的《昨日遺書》
w w w . L u o D a y o u . n e t

 









/




 

【大仲】昨日遺書

昨日。
  迷迷糊糊地在單位后面的宿舍睡著,因為等會兒有中巴之戰,因為看完球就要開始夜班。朦朧間聽到電話在響,遙遠的聽見電話里的聲音說是:稻草(我只是聽他們管韓喬生叫韓喬,管黃健翔叫黃健,管馬國力叫馬國……)
  原來是久違的稻總說一會去酒吧看球。可我只能心欲往而身不能。想想最近打起兩份工的日子,真像把自己賣給了工作。無奈無奈。
  接著稻總寒暄了幾句小閨女的話題。

  4月21日是個值得紀念的日子。對于我一直想看到的《昨日遺書》終于在北京首發;對于我家的一個新成員——我的小閨女也在這天降生了。
  想想這個日子就像在昨日。
  本來20號我是夜班,夜班一宿不能睡要堅持到第二天早上八點半,但第二天又要去北大考兩門課,只得換班。沒想到換班的夜晚仍是不眠夜,凌晨兩點老婆從醫院打電話來說肚子疼要生了,明明是剖腹產訂了禮拜一(22號)生,可小家伙要出來誰也管不住。
  后來想想幸虧是換了班,不然從單位趕去動靜更大。

  凝神看著剛剛生出來的小家伙并沒有想象中的喜悅,似乎還有些奇怪的覺得突然身邊多出的竟是一個活生生的小生命。就像剛結婚時半夜醒來不太習慣自己身邊睡著個人似的。
  得到了小生命的心是如此平靜,這和我在捧讀大佑的《昨日遺書》時的心情竟如此相似。想當年,我曾和所有可能去香港和臺灣的朋友說幫我買一本《昨日遺書》,等到的都是些令我失望的消息。

  一切歸于平常。所有的文字,所有的音樂和所有的世界杯球賽。
  在北大學的專業是科學傳播,原來聽名以為是講科學地傳播,現在學來才知是講如何傳播科學,乃科學的傳播。終日學著科學史、社會科學、科學與宗教……竟隱隱感到人生的荒謬好似這點點偏差。

  懷念2000上海之夜
  懷念每一次酒吧的聚會
  懷念遙遠的雕刻時光
  ……

  昨日,也許就是留作懷念用的。


【insdream】你需要什么樣的大佑?——有感于對大佑復出的批判

是否 這次你將真的離開他?
  ——只因為他終于打破了沉默的表示 一次又一次閃現在你的面前
  是否 這次你就真能離開他?
  ——埋葬那些記錄你青蔥歲月的旋律 從此不再呼喚他的名字

是否 這就是你所需要的傳奇?
  ——讓他永遠躲在資本主義某個大都會的陰暗的角落里 悄無聲息
  是否 只有這樣才算永恒的誕生?
  ——以臥軌而去或是一次意外喪亡的方式 隱匿千年

他就這樣來了 是他的妥協還是你的脆弱?
  這真是個告別英雄的年代——如果昔日的英雄都不敢拋頭露面的話

世界不停地改變 你是否還停留在從前?
  世界不停地改變 你是否還想停留在從前?
  世界不停地改變 你是否還能停留在從前?

世界不停地改變 他是否還停留在從前?
  世界不停地改變 他是否還想停留在從前?
  世界不停地改變 他是否還能停留在從前?

他就這樣又上路了 是他的勇氣還是你的老去?
  這真是一個批判英雄的歲月——如果今天的我們需要的還是批判的話


【fefe】我依然愛他

聽著羅大佑的“情絲”,想著曾經聽到過的他的很多的歌。看著有關他的新聞。

就是沒曾想網上能搜到的他的新聞的刷新頻率會是那么的低的(是我的有關他的的網頁網站搜索少了么?)。一季,一個季度才有一個有關愛人同志的“新聞”(或許這根本就不是什么新聞了)。

西安的演唱會愛人同志在臺上的將**院校的學生們請來作和唱的學生們夸得連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了,沒曾想南京的演唱會(不知是不是真的開了),報道卻說愛人同志又要請大學生作和唱了……唉……大佑啊,你收手吧(這邊廂又有人叫道,愛人同志的廠子就要開到天子腳下了啊)……

現場上最奇怪的就是齊大姐一出來,咱大佑的聲線(如果是這個叫法的話)就不怎么那個…………了

算了吧,你還是上市吧,愛人同志,我肯定會買這支股的……

名(聲)和利(錢)是不可能雙收的,還是偷偷的掙些辛苦錢吧。愛人同志啊,你可以出現,出現在一些你可以出現的場合的。而不是一些一劃而過的場合(頒獎嘉賓不合適你的),媒體(?噢?這兩年興這個??)可比你現實多了——你老了或叫過時了。別跟他們吹了,你下半子還是缺錢的(不信?!我和你打賭)。

該干啥干啥吧。(畢竟有人還惦記著你。能寫就寫些,能唱就唱些<當然是唱片中>,別再弄些合集、紀念專輯什么的糊錢了……寫書?!算了吧。真要寫?!算了。小時候的日記拿出來,讓汪塑、張賤中之流給它打扮一下咱們可能更歡迎。不過小時候沒寫什么日記就別挖空心思從別處去弄些什么了,自己的就是自己的,不是的,強求也沒用,鈔票也是醬的。

——有感于4月5日所見sina網搜索到的最新兩則有關大佑的兩則新聞(2002年的)

全年平码生肖